老林聊斋(162)

媒体:原创  作者:老黑
发布:老黑 2017/3/29 16:54:39

老林聊斋(162

——眼遇·耳闻·认识

 

春到天鹅湖了,209国道上,车辆来往的轰隆声和其它三个季节没什么区别,只是草木有别,花香有别,艳阳天和淡蓝的湖水有别。

远处有山野乡村和城市,沟壑依旧,城市日新月异,越来赏心悦目了。

自从雪花去了天鹅去了,天鹅湖我也没来过,掐指算算,已是一月有余。

我和天鹅湖,不是因为离别的伤感而心生淡漠,也不是因为生活匆匆而忽略了向往的神圣,而是故意小别,希望寻求胜出的那种新颖。

面对蓝蓝的湖水,我特别的宁静,她也出奇的平稳,这让我想起了书法家们经常泼墨的“宁静致远”,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意思。是的,交响乐团带着它们终身的使命,去了它们熟悉和需要的地方演出,我想,下一个开幕,会有更动人的实时壮剧,吸引黄河和河畔的观光爱好者。

偶而会飘来非常动听,却非人所能的那种曲调,在耳边莹绕。揉揉眼睛四处寻觅,似乎来自新绿的柳叶间,在万紫千红的花丛里,总之,闻声不见影。我知道那是鸟的杰作,它们是在唱春天,唱自然将要赐给它们的美好生活。此情此景,很容易让我想起“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可是我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一行白鹭上青天”,只见五六只白鹭,三五只苍鹭在湖心岛的乱石与新芽之间静立,不卑不亢,旁若无物。

为什么要伤悲?为什么会伤悲呢?生活本就如此。天鹅和人一样,是生态万千之一粟,即便情感表述有别于其它,也是认识上的差别而已。

这景,可能就是人的认识和表达,水上花,枝上绿,流动的空气里有怡人的芬芳。如今生态这个词很流行,生态建设也老少皆知家喻户晓,但对于如何能喝到有益的水(过去在山沟里两手一掬就可以喝到的),呼吸到没有雾霾的空气却是一头雾水。其实,花多了,草多了,树多了,真的可以让我们如愿以尝,只是它需要足够的时间。因为花草树给我们的爱与我们生活排放的不平衡实在是时间太长了,只是我们不知道,看不见,等到我们看见了,感受到了,已经晚了,或着说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所谓的建设和毁掉的是不是可以抵消还是两回事。所以我们只能在认识中去慢慢的适应和改变。

 

保护湿地,是因为她单位面积干物质产量比较高,适宜生存的动植品种也较多,需要的“污染物”种类和数量来维持生态运行的也较多,对健康生态环境平衡能力较强。天鹅的存在,就是为提高植物光合作用,或为植物更快生长创造空间的,保护它们,就是间接地为我们创造美好生活,其它的艺术价值都在其次。

三门峡天鹅湖,天鹅来时是一道景,一道地球上少有的生态风景,可以观情,可以听曲,可以遇景喻情,可以言传,可以意会,可以定格一刹那,感悟整个人生。天鹅走了,也是一道风景,这风景虽然难抵许多水乡美景,但她却是黄土高塬,黄河沿线难得一见的美景之一,可以从中发现,天地物关系的微妙,自然造化的天工之绝,人与自然万物的机缘巧合。如果深入其中禅之以理,你会真正感悟伟大与渺小的辩证契机。

天鹅湖,不是用赞美来凸显其重要意义的。几千只天鹅来了去了,很可能对黄河三门峡这一段,对天鹅湖里植物的生长与存在没有大的影响,但却对春夏秋季天鹅活动区域的动植物生长,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甚至可以影响到某一区域的水环境和空气环境,可以影响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深度和广度,可以影响到人的情绪和健康。所以象这样的生态摇蓝,应该重点保护,象保护国宝一样投入人力物力。

 


湿地志愿者
E-file:老黑


老黑的最新文章:
    微信关注
    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微信?
    推荐专辑
    网友评论

    发表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