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中国 > 工作研究 > 心得体会 > 正文

雾甜甜霾呛呛

媒体:原创  作者:陶思明
发布:陶思明 2017/1/7 10:03:14

连日来,北京等地雾霾严重,想呼吸到新鲜空气成了难于上青天的事。这是飞来横祸,谁也休想逃避,影响面很大。应该多方施策,加快破解雾霾的进程和有效性,人心齐、泰山移,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按有关方面所讲,治理污染有成效,污染物排放有减少,但雾霾无论发生频次还是感觉到的严重程度,均未同步减少、减轻。也许因为大气中污染物存量很大的缘故,就更需要持之以恒,减少新的产生量,为自然机制慢慢平衡,使清洁空气能够胜出创造条件。

当前尤要注意一些人有意无意把雾霾归因于不利气象条件的消极影响。什么叫不利的气象条件,难道自然界不应该有雾吗?或者以北京及周边地区为例,难道地形地貌、太阳照射、风的生成、降雨、季节交替等自然模式,现在和不远的过去相比,变化之大足以影响到到“气象”各生成要素,才成就了现在令人讨厌的“雾霾”天? 不会吧,这些方面要有这么大变化,那地球确实要毁灭了。

早年乡下的雾,是湿漉漉的、甜甜的、可以张大嘴多“吃”多“吸”的、令人愉悦的天气现象,没有人埋怨雾气重重,更没有人怪罪老天爷,那其实是好的自然环境的象征,除浓雾时生产活动有所不便外,农作物和各种生命都可从中受益,如水气的滋润等。现在这样的地方,也应还有不少,真值得好好自豪一把。      

八十年代初曾在九寨沟顶住过一日,早上起来雾气很重,几近伸手不见五指,湿度很大,有些毛毛雨的样子,却看到村民不曾有任何不高兴的样子,依然赶着牛去继续一天的劳作,牛边走边吃着路边带露水的草,一副坦然自在的图景。我也不曾想到过一个人在大雾中有什么担忧,以巨大的好奇和兴趣沿着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而下,贪婪地欣赏起浓雾中依然可见的静静的五花海,大口大口品尝着扑面而来的纯净无暇的白色雾气,似乎进入心肺越多越好,那是后来几十年都没有抹去的如入仙境的美轮美奂的记忆。这也是雾,也是气象,只是很“自然“而已。

现在,“雾”仍应归于正常自然现象,人不能指定哪个地方应该有雾,哪个地方不能有雾,或者什么季节、日子应该有,什么季节、日子不应该有。相反,不正常的是人为驱动力下,大气被动“获得”了大量不属于自己的有毒有害物质,大气成分变了,以大气为物质来源和载体的雾的成分、形态也变了,成为对生命体有危害的雾霾现象 。

“雾”不呛人,“霾”呛人。其实,这些有毒有害物质并非不晴朗的有雾天才有,只不过雾的出现使空气流动性变差,产生了聚集效应(没有这方面知识储备,说的可能不对),因为生命一刻也离不开呼吸,无论多么呛人也还得呼吸,就感觉到问题严重了。

所以,我们破解雾霾危害,必须承认雾是不可更改的自然现象,是人生存环境的一部分,从而把注意力完完全全聚焦于人类活动引发的有毒有害污染物的大量排放问题上,从节能减排中找出路,这应该是解决雾霾问题的不二选择。

如果我们不从自身找原因,改从气象条件找原因,雾霾问题将永远无解。

 


湿地志愿者
E-file:陶思明


陶思明的最新文章:
    微信关注
    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微信?
    推荐专辑
    网友评论

    发表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