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中国 > 工作研究 > 心得体会 > 正文

野生动物人工驯养繁育:从云南看全国

媒体:原创  作者:陶思明
专业号:陶思明
2020/2/5 10:44:27
大象

陶思明

今天,《人民日报》详细报道了云南省印发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防控工作方案,启动有史以来最严格野生动物管控,禁止交易活动,暂停野生动物相关行政审批的情况,既是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后,在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云南,引发了人应该如何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更深入思考”的反映,也是对这种思考的推进和向全国的推广,很有意义。反复阅读、深受启发之余,就报道反映的有些问题(按报道出现顺序列出)也谈谈自己的体会,欢迎批评指正。

1、报道称云南“对2351家野生动物人工驯养繁育场所进行了封控管理”。这个数字已经不小,但后面还有个“检查各类场所18299处”的表述。在业外人看来,云南怎么有那么多野生动物人工驯养繁育场所,都驯养繁育些什么野生动物,年存栏量、出栏量大约多少,最终去了什么地方、什么用途,和相关法律法规的相符性如何,对经济发展、公共卫生安全、野生动物保护有些什么具体贡献。比照云南,全国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各项数据、情况都很惊人呢!

2、报道称“救助蜂猴、倭蜂猴的案例多,跟蜂猴、倭蜂猴活动区域和人类活动区域高度重叠密切相关”。野生动物出现在人类活动区域,就必须以“救助”名义人工养起来,以致“部分被解救的倭蜂猴被长时间人工饲养后,已经丧失野外生存能力”,这是什么道理。人类社会建基于自然世界,我们常说现在是自然-经济-社会复合生态系统,由此而地球上哪里有纯粹的“人类活动区域”,连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众人皆知也有很多野生鸟类栖息繁殖,甚至成为一景,况且那是有“野生动物王国”之称的美丽云南。如果云南乃至全国,不能充分理解典型人类活动区域同时也是非典型野生动物活动区域,见不得人类活动区域有野生动物,一有野生动物出现就是“问题动物”,就要以救护名义拣感兴趣者捕捉回去行人工饲养,这不符合人与自然关系之常态,不符合野生动物保护价值追求,不仅令野生动物无法保护,也必然增加人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的机会。

3、报道称“对于一些频繁肇事的野象,云南如今已经在尝试对其进行捕获”。亚洲象与人冲突的根本问题,是其分布区人与自然关系在生态空间上高度紧张的客观反映,如果人不能主动检讨自己、显著改善紧张局面,现有二三百头亚洲象个个都有可能成为肇事者,一旦肇事就捕获,那每头亚洲象都有可能成为捕获对象,天长日久最终还能有亚洲象自然种群吗,岂不和保护的目的背道而驰了。想想西双版纳就那么大,作为当地人幸福家园和人人向往的旅游胜地,这些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多快、体量多大,人的足迹都深入到什么地方了,又给亚洲象留下了多少生存空间。虽然尚有人类活动未能全面进入的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以非洲象生活在稀树草原的生态习性推论,西双版纳茂密的热带森林和大力发展起来的橡胶林,也绝不是亚洲象的适宜生境。所以,解决亚洲象与人冲突的根本问题不是捕捉肇事者,而要立足于做好人的工作,建议:

一是实实在在给亚洲象腾挪一定的生存空间。国家有计划保护亚洲象几十年了,问题不是现在才出现,但也一直没有解决,很可能是越保护亚洲象的生存空间越少了,这就不是真心实意的保护,也是野生亚洲象“肇事”越来越成为问题的根源。人掌握着主动权,又极力想保护亚洲象,那就希望能够扭转这个困局,要让马儿跑得快,还是要给马儿吃些草,亚洲象不能成为流浪者。对自然面貌改变较大、占地比较多的特种经济林、其他种植业、受到严格保护的热带雨林以及其他有潜力可挖的行业产业,都要从生命共同体出发主动让一让,大家的生态空间都不宽裕,要有一个时期的紧平衡。事物都在发展变化,度过当前的困难期,过几十年以后再看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也许就会出现人与自然、人与亚洲象皆大欢喜的好景象。

二是要有区域承载力概念。亚洲象是大型动物,意味着需要大的生态空间满足其吃、住、行的需要,发起脾气来也是凶猛动物,目前虽然有向其他地方扩展的趋势,但主要分布区还是人杰地灵同时也是弹丸之地的西双版纳。在今日之西双版纳,亚洲象能如《生物多样性公约》所表述的维持物种有生存力的种群,就可以说是很好的保护了,客观条件不允许我们单方面追求其数量越多越好,总不能一边“多生”“多放”,一边如有肇事立即捕获。人为力促使生多了,老弱病残也不能自然死,象群超过分布区承载力,他们不想肇事也得“肇事”,何必如此折腾亚洲象这等高级情感动物呢。鉴此,只要把现野生种群保护好,任何试图通过人工繁育、野外放归增加亚洲象种群数量的努力,包括建立运行亚洲象繁育中心等,都是完全不必要的,不仅难免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真正成功了也是必然进一步加大亚洲象和人的冲突,主动置问题于无解的地步。包括大熊猫、长江江豚等物种,其种群数量也都有个与生态系统现状承载力相适应的问题。

三是加强安全宣传教育和损害补偿。要把靠近人居区域的象群经常性出没区域,作为安全防范重点区域,建立日常监测和提示预警机制,普及人与象偶然相遇时避险预案,对生境也做一些无害化适应性改造,确保人身安全,也保护象的安全。这方面工作现在有了一些,应该进一步完善,上升为保护主流工作。加大农作物等野生动物损害补偿,群众被损害的利益问题解决了,亚洲象也就保护了,国家保护亚洲象的投资,应该主动向这个方向倾斜。另一个投资倾斜方向,则应定位在可能的农田林地流转上,尽可能多恢复一些亚洲象适宜生境,为避免亚洲象不多打扰人创造条件。这也是坚持保护的问题导向,是什么问题就立足于解决什么问题,一定会是多快好省、低碳高效、能使保护对象真正受益的保护。

阅读 1116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