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中国 > 工作研究 > 心得体会 > 正文

高举以管控减免人类活动威胁为中心就地保护野生动物的光辉旗帜

媒体:原创  作者:陶思明
专业号:陶思明
2019/7/4 9:06:14

陶思明

null

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中,许多执著于某一珍稀濒危或生态文化厚重等高社会影响力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迁地保护的专家学者,都说他们是从朱鹮保护成功中得到启发,一致的认知为人工繁育在朱鹮种群数量增加、保护渐入佳境上起到关键作用,因此也要如法炮制创造新的保护奇迹。然而看看2019年7月1日《陕西日报》这篇报道——孤羽七只到千鸟竞翔 38年朱鹮“复壮路”(新华网,2019.7.1),人家竟然是“ 开展野生朱鹮种群就地保护工作对拯救这一濒危物种尤为重要”,影响他人搞迁地保护的启发从何而来?而据我就一些零星资料粗略研究,朱鹮的人工繁育、迁地保护,是经过10多年快20年就地保护、野生朱鹮种群数量有了相当大的扩展后,在全国保护界越来越热衷于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迁地保护的浓厚氛围影响下,才不自觉发展起来的。准确的说,朱鹮后来并行于就地保护的人工繁育、迁地保护,是受社会影响而来,而非影响了社会。

野外有分布的野生动物,保护中对其进行人工繁育、迁地保护,强调的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和物化劳动,形成的是人工资产,相比较默默无闻的自然资产看得见、摸得着,特别是无需具体协调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影响当下相关方的经济利益,似乎是一条短平快保护之路,可以成为“响当当”的成果,因而更容易获得各界广泛赞誉,包括媒体的追捧报道、社会的关注支持,所以大家都很愿意搞,你搞我也搞,甚至不惜唱衰野生种群。时至今日,在国家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全面保护恢复各类自然生态系统数量质量、全面改善野生动物生存环境的大好形势下,野生动物的人工繁育、迁地保护仍然甚嚣尘上,并为社会所推崇。如媒体报道野生动物人工饲养繁育的远比报道野外种群自繁自育的多,似乎前者在保护中起到关键作用而地位崇高,工作艰苦卓绝、十分不易、功勋卓著,而后者平淡无奇不值得一提,野生种群中上千个个体也比不上人工种群中一个个体更有意义,潜移默化的结果便是把物种不灭的希望多寄托在了人工种群而非野生种群上。

但是,对野生动物的人工繁育、迁地保护,从头到尾都是习惯了对自然进行控制的人为力在起作用,无视自然规律和野生动物自然对策,和自然保护意义上的物种保护格格不入,以致标的野生动物由野生变家养难,家养变野生更难,进入这一流程的野生动物生不如死而无从受益,更多有死亡,可以称之为保护性干扰,对当事野生动物、物种及其所在生态系统的威胁,和经济社会领域的生产性干扰相比,其危害程度之深、后果之不可控制有过之而无不及。日本如果不是把最后的野生朱鹮捕回人工饲养、并能加强区域自然生境保护减免人类活动干扰的话,说不定日本的朱鹮就不会灭绝。不独日本朱鹮,包括渡渡鸟等灭绝物种,也都是灭绝在人工饲养、迁地保护中,可以说人们的出发点是好的,然而把野生动物看做人意志力的俘虏,好心办坏事的结果便是加速了物种灭绝。而中国的朱鹮,如果从国家有计划保护起步,即行捕捉回来全面收监人工饲养、繁育的话,那当时发现的7只岂可经得起折腾,70只也经不起,早就灭绝了。

人工繁育、迁地保护还向社会传递错误信息,误导人们以为离开自然也可以保护自然,离开生态系统也可以使野生动物繁盛,致使各方面更加不重视物种野生种群及其自然生境的保护,更希望砸重金建立、壮大人工种群及其未来的放归野外上,这完全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初衷背道而驰,也把物种的未来置于空头支票的极大风险中。安徽扬子鳄人工种群纵使有数万条,然而如此保护法野外种群却越来越少,适宜生境也大多丧失无存,以致扬子鳄自然保护区被大面积调减后还在加大力度开发破坏,成为中央环保督察典型案件即为一例。

感谢上苍、感谢最早参与者,在朱鹮保护上采取并坚持了正确的就地保护路线,诸如“ 每年3月到6月,朱鹮进入繁殖期。朱鹮在树上筑巢时,保护小组就在树下搭一个值班棚,同时在远处能观察到鸟窝的平地上搭一个观察棚,进行24小时监控。此外,他们在树干上涂抹黄油、安装防爬刀片架、挂伞形防蛇罩以防止蛇、黄鼠狼等朱鹮天敌上树吞吃卵和幼雏;在巢树下架设救护网防止雏鸟坠落伤亡……”“采取“保护站+巡护员+农户”的模式,培训巡护员,将朱鹮繁殖期监护工作交给当地农户。同时,当地还对保护朱鹮巢穴、看护幼鸟的村民进行奖励,极大地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才使朱鹮物种保护形势越来越好,成为后来者学习的榜样,但必须强调的是,其真正具示范意义的应该是从一开始就坚守至今的就地保护,而绝非人工繁育、迁地保护。

朱鹮的人工繁育、迁地保护,在朱鹮物种复兴中从来都没有担当大任,也不可能有此一功能,但相比就地保护,其过程曲折复杂、费时费力,还因为捕捉而影响野外种群的自然发展,特别是那些被迫离开自然生境、失去自然对策的朱鹮,体弱多病、放飞困难,实属保护的高碳低效。同时,扩大分布范围是朱鹮物种复兴的一个自然过程,只要历史分布区逐渐恢复好的生境,没有猎杀,它慢慢都会移师驻守,根本无需人为擢升。物种历史是漫长的,一代人时间有限,我们只需管好自己,把向着自然的威胁减至最低就行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让自然以其自然节律发展去吧。鉴此,建议陕西方面能够一心一意做好朱鹮的就地保护和社区有机农业等绿色发展,高调宣布停止费力不讨好(人喜欢但朱鹮不喜欢)的朱鹮的人工繁育、迁地保护,以正视听。这有利于把陕西不平凡的朱鹮保护业绩发扬光大,树立起以管控减免人类活动威胁为中心就地保护野生动物的光辉旗帜,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更好发挥引领作用,团结带领国内外同业者阔步前进在就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康庄大道上。

阅读 1318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