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葫芦是个好东西,何必畏之如虎?

媒体:原创  作者:萧宁
发布:萧宁 2009/6/17 14:09:41
 2007年9月7日, 《南方周末》刊载了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章冬琴的文章《水葫芦VS水污染:以毒攻毒还是以毒易毒?》(以下简称“章文”)。“章文“的主要观点是:1、水葫芦是一种毒草;2、水葫芦正在中国发动一场全面的生态入侵;3、以水葫芦治理水污染非但不能奏效,反可能加剧污染。以该文为滥觞,一时间坊间及各种媒体关于水葫芦四处蔓延、危害生态、破坏环境的鼓噪甚嚣尘上。而且,发此耸人听闻之言的多是虽身处江湖却拥有话语权的专家学者,以其言之凿凿足以蒙蔽高居庙堂的政府官员,误导广大民众,贻误水污染治理的时机。鉴于有关的歧见是如此严重,因而有必要对“章文”展开讨论。
一.        水葫芦是毒草吗?
  按《现代汉语词典》对“毒”字的解释,“毒”是“对生物体有危害的性质,或有这种性质的东西”。那么“毒草”顾名思义就是自身含毒,对其它生物体具毒害作用的草。自然界中毒草有的是,如巴豆、马钱子、毒芹等等,毒性可致人命;另一种广为人知的外来植物紫茎泽兰也是毒草,常导致食草动物呼吸道发炎。事实上,即便按照最严格的生物化学和毒理学标准,水葫芦也是一种无毒的植物,其植株全体的任何一部分都不含毒,因此可用来作人类食品和动物饲料(就此而言,它比高粱、马铃薯都安全)。对这一点,章教授想来也清楚。她之所以谓之为“毒草”,当有别意——水葫芦侵占了其它生物的生存空间。
二.        水葫芦的“入侵”何以发生?
   水葫芦原产南美,是人类的努力使之得以远涉重洋来到中国。你把它请进门了,又说它“入侵”,于理不通(说“扩散”可能更恰当,但为行文方便仍用“入侵”一词)。至于水葫芦在来到中国之后为什么又“入侵”其它地方并泛滥成灾,才是一个值得考究的问题。答案其实很简单:人为引入和水污染。
   水葫芦何时进入中国大陆,确切年代无从考证。初期作为观赏花卉有零星培养,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作为畜禽饲料推广,才在江南、华南地区广泛存在。起初放养在选定水域如塘堰内,偶有逸出或被丢弃而进入开放水域,然后随水、随风流散,渐渐遍及广大地区。一般说来,不借助人类的活动,水葫芦无从进入任一封闭水域,更不能跨流域;在流域内扩散时,通常是从上游到下游、支流到干流、江河到湖泊。在江南水网地带如苏南和杭嘉湖平原、洞庭湖区等,因地势低平、港汊密布、交通便捷,船只往来对其扩散也起了推动作用。水葫芦局部的爆发性增长早有所闻,1974年中国科学院编撰的《中国高等植物图鉴》“凤眼莲”(水葫芦之正名)词条下就有如此描述:“本种繁殖迅速,有时堆塞水道,成为害草”。事发地所指不明,可能是昔日经济最发达的苏杭一带。至于其在南方大规模扩散并成灾,只是最近十几年的事。
  水葫芦在原产地和生态良好的迁入地极少泛滥成灾。在巴西,由于环境良好,加之天敌(一般这么认为,实际情况更复杂且微妙)的控制,在亚马逊河洪泛时期水葫芦落群扩张,水落后立刻回复正常,在绿林碧水间漂浮,安静得宛如熟睡的婴儿;在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即使在水葫芦被人为大规模推广时,盖因当时水环境良好,鲜有泛滥成灾的事情发生。
  水葫芦只有在水污染严重的地区才有泛滥成灾的可能,“章文”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有下划线处引自“章文”,下同):“事实上,水葫芦的扩张,是与水污染的扩张紧密相伴的”。“章文”提到的宜昌黄柏河、四川南充滑滩河、重庆花溪河、上海金山诸河及松江、安徽安庆莲湖、湖南长沙捞刀河与浏阳河、云南滇池,地处亚热带,无一都是污染严重的水体。其余章教授未提及的水葫芦泛滥成灾的水域如浙江宁波姚江、奉化江、涌江,温州城郊诸河,福建漳州龙海县九湖乡,云南昆明大观河等,莫不如此。
“章文”提到的四川嘉陵江青居电站坝上水域和浙江富春江干流不具备水葫芦泛滥的条件,当地的水葫芦是上游支流中漂来的;广西桂林漓江更不具备条件,虞山桥至象鼻山一带水域的水葫芦是由臭水河小东江漂流来的。湖南平江城郊汨罗江畔曾有船家在碧水上放养了一小片水葫芦以为景致和菜园,历十年而面积依然--葱绿色的叶片衬以蓝色花朵,常有蜻蜓翔于其上、鱼儿游弋其间,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影响水葫芦生长最重要的环境因子是温度。作为起源热带的植物,其生长适温为25-35摄氏度,自然分布北限大致相当于北亚热带    与南温带分界线即摄氏0度以上积温6100度(年平均12度、冬季旬平均零下6度以及极端最低温零下12度)等温线,地理分界大致在秦岭-淮河一线。此线以南,遇极端天气水葫芦仍将冻死,导致群落大幅度衰败甚至死绝;此线以北,水葫芦无法自然越冬。徐汝梅、叶万辉《生物入侵—理论与实践》一书称水葫芦已分布至辽宁营口、锦州一带,又说“50C以下需保护越冬”,自相矛盾,恐不可信。
 总之,水葫芦在中国的“入侵”与人为引入、水体污染、温度适宜三个因素相关。大尺度空间的扩张受制于温度,因此不能北跨秦淮;适生区内的“入侵”则取决于人类的活动与水污染。值得注意的的是,近年来水葫芦的泛滥并不像以石投水般形成涟漪渐次扩散,而是如雨打水面,在所有点上同时“爆发”。所以如此,一是人类活动已助其足迹遍及各地;二是环境恶化、水体污染。指出这一点,对展开后续讨论是有帮助的。
三.        如何看待水葫芦的“入侵”?
  章教授为了渲染所谓水葫芦“入侵”的严重性而一反学者应有之严谨,在其文章内使用了大量炫人耳目、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词汇,如“不折不扣的生态入侵战”、“席卷中国南方水系”、“自上游来袭”、“疯狂入侵”、“肆虐中国南方”、“迅速北上西进”和“战争仍在继续”等等,似乎真有一支武装到牙齿、能征善战的军队正在中国领土上四处讨伐、攻城略地。事实上,不过是一群温良水草伴随人类制造的污染、逐肥水栖居而已。不仅如此,“章文”为文草率、思维混乱、逻辑颠倒、概念混淆、言不及义,充斥大量似是而非的观点。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且看“章文”以下高论:
(一).“水葫芦的入侵会给水生生态系统造成全方位的、立体式的破坏”。这话存在倒果为因的逻辑错误。其实在水葫芦“入侵”之前,水污染造成的生态破坏就已经严重了,否则水葫芦根本不可能成功入侵(只在某种临界状态下,引入水葫芦并放任不管,会加速“破坏”的进程)。“章文”也有如此表述:“(北京师范大学)张大勇教授强调,水葫芦入侵问题的根源是水污染问题。在水质清澈、原生生态保持完整的环境之中,水葫芦很难成功入侵。”难道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二).“(水葫芦)阻挡阳光进入水体,大量消耗水中氧气,致使水下光照和氧气缺乏;而在水面之下,死亡后富集污染物的腐烂植株沉入水底时,同时将大量污染物带入水底,使得底生生态系统遭受灭顶之灾。”本来,富营养化水体的重要特征就是仅表层水溶解氧处于饱和状态,往下快速递减,透明度降低,并伴有大量的无机、有机毒物。在重富营养化的水体中,由于光照和溶氧不足、有毒物质含量过高等因素使沉水植物及喜氧底栖动物难以生存,或干脆死绝。水葫芦恰恰相反,喜欢在这样的水域生活。事实是水污染使底生生态系统“遭受灭顶之灾”在先,水葫芦蔓延在后。“章文”再度犯了倒果为因的错误。
(三).“各地的实践证明,在一个水葫芦疯长的开放水面,将所有的植物体清除并作无害处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根本就是个伪问题—在开放水面有必要将“所有的植物体”清除掉吗?再者,试图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岂不是自找麻烦?
(四).“如果想要彻底解决水葫芦入侵问题,即便是物理化学方法再结合以生物天敌控制,也很难做到根除水葫芦。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是否能够控制住严峻的水污染现状。”这段表述诘屈聱牙,却又道出个伪问题,理由如前所述——没有了水污染,哪来的“水葫芦入侵问题”需要“彻底解决”?
(五).“非洲学者Ogutu-Ohwayo等人的一项被多次引用的计算显示,只要条件允许,1棵水葫芦一年之内可以产生1.4亿棵分株可以铺满140公顷的水面,鲜重可达28000吨”。请注意,这是“计算”出的结果,从未得到证实,也无需证实。道理很简单,自然界里“条件”何曾“允许”过?限制因素多得很。以老鼠的繁殖率来计算,地球早该被鼠辈们占据,人类该搬到月亮上去住了,但这种事永远不可能发生。有人研究过水葫芦在尼罗河流域的扩散机制,发现其生长速率和数量只在早期起作用,并只限定在较小的尺度上,风向、水的流速、航船频次影响更大。在中国,人类才是水葫芦泛滥的始作俑者,如无人的帮助,水葫芦本事再大也演绎不了“北上西进”的神话。
(六).“水葫芦一旦爆发,会形成单一物种的植物群落;甚至在一些情况下由于克隆繁殖,很多植株的DNA都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说,体积相当巨大的一大片植株在生物学上只属于同一个体”。此话有点不知所云,看似出自生物学外行之口。其实在任何情况下,只要克隆繁殖,全部植株的DNA都是相同的;但遗传因子相同的“一大片植株”仍属不同个体—谁敢说同卵双胞胎属于同一个体”?“章文”此说大概是想描述水葫芦克隆繁殖的恐怖性,其实这在植物里很普遍,也并不比其它害草如紫茎泽兰的有性繁殖更可怕。从遗传学角度讲,水葫芦行克隆繁殖对自身既有利,又因遗传多样性降低(难以产生带抗性个体)而蕴藏风险—水葫芦在原产地有400多种天敌,还有两种非它不吃的专性昆虫,导致本该有的蓬勃生机“蓬勃”不起来,克隆繁殖成了它的“阿喀琉斯之踵”,何恐怖之有?在中国,既无天敌相扰,更拜国人所赐之大量污水刺激其克隆,水葫芦们不轰轰烈烈地“爆发”一下岂不太亏了?
(七).“在这种情况(指水葫芦的克隆繁殖—引者注)之下,本地乡土水生植物尽遭排挤。媒体报道中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著名案例是滇池,这个面积约300平方公里的高山湖泊在引入水葫芦治污之后,本地的水生高等植物仅余三种”。这纯属无稽之谈。其一,在引入水葫芦之前,滇池的乡土水生植物已开始衰亡。构成昔日滇池美景之一、曾为昆明人盘中珍馐的著名水草海菜花,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死光光了。其二,以滇池300多平方公里的幅员,水葫芦所据不过区区10余平方公里,盖度不到湖面的3%,怎么会使“本地水生植物尽遭排挤”?莫非水葫芦如金庸笔下的欧阳锋一般心性邪恶、四处寻衅、武功盖世、握有必杀技?显然,滇池乡土水生植物的衰亡与水葫芦的引入及其繁殖方式毫无关系,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是水污染(也有人认为是草鱼的引进导致滇池本土水生植物消亡,以草鱼之活跃与饕餮成性,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八).“机械打捞看似简单快捷,却被公认是最为昂贵的治理方法。在上海,每打捞一吨水葫芦的成本约100元人民币。这里还没有计入装运费和填埋费”。此论差矣。打捞成本与技术有关,先进技术可使成本大幅降低,因此“最为昂贵”一说难以成立。退一步讲,如若机械打捞“最为昂贵”,且看还有什么廉价有效的方法:引入天敌—即便奏效也缓不济急,旷日持久费用亦未必低廉;用除草剂—死草不捞烂在水里岂不应验了“将大量污染物带入水底,使得底生生态系统遭受灭顶之灾”的预言?若打捞死草,那使用除草剂岂非多此一举?两项费用相加,岂不更“昂贵”(其实,“昂贵”与否不是问题的关键,后文将对此加以讨论)?
(九).“而最为重要的是,机械打捞的速度根本赶不上水葫芦生长的速度”。如此危言耸听,简直把水葫芦比作了孙猴子,也太长水草志气而灭我等威风了。以人类技艺之高超,连深海大洋中的鱼儿都因过量捕捞而面临绝种的危机,其无奈呆浮水面的水葫芦何?
(十).“水污染是助长水葫芦的基础,而水葫芦一旦失控又加重了水污染。”按小学生都知道的物理学常识,物质既不能创生,也不能湮灭,唯有存在形式会发生变化。水葫芦是浮水植物,只从水里汲取营养,死后析出元素回归水体,物归原主而已,谈不上加重污染。当然,由于溶液具有从高浓度向低浓度扩散的特性,水葫芦的存在可能导致底泥向水体释放营养元素,但其量甚微,较之外源污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说水葫芦枯死后会增加水体的BOD,那任何水生植物都有这个毛病。挺水植物的营养基本来自底泥,死后既增加水体的BOD,又增加营养元素,能比水葫芦好到哪里去?
(十一).“北京本地拥有芦苇、菖蒲等大量可以净化水质的本地乡土植物,而这些本地物种在恢复本地生态系统的生态功能及日常管理上也更为可行”。芦苇、菖蒲之类挺水植物植根于底泥、不适于深水、采收费力,并不适合作为净化水质的植物,只是良好生态的标志物而非生态功能恢复者。否则,北京水务部门也不会舍近求远引入什么水葫芦。至于本地物种“日常管理上也更为可行”一说,语焉不详,谁知道在说什么!
四.水葫芦治理水污染是“以毒攻毒”或“以毒易毒”吗?
   关于“水葫芦VS水污染”,“章文”的基本结论是“用水葫芦治理,是以毒易毒,结果是二毒相倚”,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前所述,水葫芦非毒草,“以毒攻毒”的说法不成立。退一步说,即使引入水葫芦治污有一定风险,如舍此别无他法,这唯一的办法就是良法(仅在这个意义上,水葫芦治污庶几可称为“以毒攻毒”)。就好比人得了癌症(谓之“毒”),你要不想等死,就得冒点风险、忍受痛苦去做放疗化疗(以“毒”攻毒)。水污染的治理亦复如此—若不想湖水一臭到底,水葫芦就是恰当选择。谁要不信,不妨请他另支高招。“以毒易毒,二毒相倚”更是站不住脚——从逻辑上说,“易”(易者,交换、变更也)过之后只剩一毒,哪来的“二毒相倚”?从技术上说,水葫芦能有效去除污水中氮、磷等营养元素和苯、酚等有机毒素,降低BOD,吸收和富集重金属,其效率高于已知其他任何水生植物;通过光照和营养的竞争,水葫芦还能抑制蓝藻的滋生,大大降低其丰度。这分明是一剂“解毒”良药。而且,越是大的污染水体(如太湖与滇池等),这剂良药越有用武之地。
  关于去年无锡水危机的起因,最常被人提起的是太湖“蓝藻爆发说”。其实这种说法本末倒置,根本经不起推敲。
  太湖面积2425平方公里,水量44.3亿立方米,含总氮1307万吨、氨氮208 万吨、总磷35.44 万吨。这就是蓝藻爆发的雄厚物质基础—一大锅酱汤放在那里,蓝藻们想不“爆发”都说不过去。湖水污染是因,蓝藻爆发是果,蓝藻死亡腐败后水发臭,是后果之果。一澡盆水脏了,你要么注入清水加以稀释,要么倒掉另换新水。但对太湖这么大的水体,这两种办法都难以奏效。因此太湖蓝藻的治理,首要为截断污染源(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其次是把水中的污染物分离出去。现有治理水体污染的方法多种多样,技术上无不可行,经济上却大多不划算。据媒体报道,无锡曾向湖中投放了50万尾所谓“食藻”鱼类。此举效果令人怀疑。据说当有人建议“放鱼吃藻”时,时任副省长的仇和先生反问:“难道鱼粪能排到长江里去”?鱼粪当然排不进长江,鱼儿倒是可以离开太湖,只要你有本事去捕获它们。但即便如此,50万尾鱼又能吸收多少营养物?另据新华网6月5日报道,今年以来无锡动用了400多条船、1000余人,奋战五个多月捞起5万多吨蓝藻-九牛一毛而已。无锡市向蓝藻宣战的努力值得称许,但这种堂.吉诃德式的做法,费效根本不成比例。
  2007年7月,武汉铁路局陈先祥先生曾致函无锡市长,提出了以太湖十分之一水面放养水葫芦,再加以打捞、处理的治污新方法。
  章教授显然不会赞成这种做法。“(水葫芦)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水质净化者,除了一个缺点:它只负责将污染物收集起来,但是并不负责将所有污染物降解掉。毒素依然存在,只不过转移了地点”。此说之荒唐,无异于宣称清洁工的工作毫无意义—因为“垃圾依然存在,只不过转移了地点”!但谁能想象这世界上没有垃圾清运工而只有填埋场?此说还将“污染物”与“毒素”两个概念混为一谈,也有悖科学常识。毒素一定是污染物,污染物却不一定是毒素。性质迥异,处理方法就不同。“水葫芦VS水污染”时,污水中的有机物被降解,营养素如氮、磷、钾等将被吸收并同化,从水中析出;毒素如重金属等当然不可能被“降解”,但会被吸收、吸附而大大富集。除了“章文”的作者,没人会指望水葫芦拥有炼丹术士的本事“将所有污染物降解掉” ,但它的富集作用至少使后续的人工处理成为可能,人类发明的无害化技术将能派上用场。再说,打捞水葫芦肯定比捞蓝藻和捕鱼容易得多。
   按照陈先祥先生的设想,在太湖用浮栏圈出36万亩(24000公顷,1/10水面)水域放养水葫芦,每年生产水葫芦1.1亿吨,可以装载3.14万列火车,相当于从湖水中吸收氮21.5万吨、磷4.7 万吨、钾 18.8万吨、重金属元素如汞、铅、镉、镍等 1.2万吨。这部由太阳能驱动的巨大吸污器,仅以每年7200万元的代价,在10年内使太湖水质恢复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水平,其效宏费省,绝无其他方式可比。不过,在太湖这样工业污染严重的水域放养水葫芦作饲料,养出的猪可能不堪食用,直接作肥料(93.9%是水)运输成本又嫌太高。那么多水葫芦如何处理,是下文将要讨论的问题。
  综上所述,水葫芦治理水污染并非“以毒攻毒”,更非“以毒易毒”,而是人类目前所能找到的最经济有效的方法。
五.水葫芦——上天的恩赐
  不管人们愿不愿意,水葫芦在中国落地生根已是客观事实。有人发现其在海南已经通过种子行有性繁殖,这表明它已经归化为中国的本土植物,再高喊防止“入侵”已毫无意义,正视现实、化所谓“入侵者”为“同盟军”方为正题。
 水葫芦治理水污染之所以引起争论,原因不外两个,一是有效性,二是合理性。水葫芦作为一部高效运转、成本低廉的吸污机器,其有效性不容置疑;其合理性在使水葫芦适时脱离水体并资源化的问题解决之后,同样不容置疑。上述陈先祥的建议恰好解决了后一问题。
  水葫芦是迄今发现的生长最快的水生高等植物。关于其单位面积年积累生物量,依营养水平不同,有3吨、14吨、18吨/每亩等数据。即使按最低3吨/年/每亩,也比公认的高产植物甜高粱(1.5吨/年/每亩)高出一倍。如果按比较保守的每亩年产10吨生物量计算,水葫芦的光合效率是甜高粱的6-7倍。可以说,水葫芦是一部由污染物助推的高效能量收集器。
  极高的光合效率、巨大的生物产量、适宜的碳氮比,这些特点表明水葫芦还有除作饲料、肥料之外的其他用途,即作为能源植物。美国人测定每吨水葫芦生物量能生产373立方米沼气,这一数据显然偏低。因为扣除伴生二氧化碳所含碳量,还有200多公斤碳不见了。理论上,每吨水葫芦生物量应产沼气约925立方米。对于设计良好的厌氧消化装置(沼气池),每吨水葫芦生物量的沼气产量应在500立方米以上。以此为基准,若将陈先祥的水葫芦总产量数据修正为0.6亿吨、生物量366万吨,则年产沼气18.3亿立方米。每立方米沼气燃烧热值约为22兆焦,换算成电当量约为6.1千瓦时,18.3亿立方米沼气相当于电量约111.6亿千瓦时。按现代热电厂的热效率38.1%计算,实际获得电力约42.5亿千瓦时,相当于一座 77万千瓦装机火电厂一年的发电量。把水葫芦变成沼气,再转化为二次能源电力输出,比拉走几万列火车水草容易得多。发酵剩余物中有大量营养元素,浓缩后可以作肥料;也有不少有毒物质,需加以分离并作处理。
 与其他生物质能源如玉米乙醇、小桐子柴油等不同的是,水葫芦培植、采收耗能极少,厌氧消化过程则基本不耗能,故水葫芦沼气拥有最高的净可再生能源系数(产能与生产过程耗能的比值),近乎净能量的生产者;燃烧释放的碳来源于光合产物,因而也不产生碳的净排放;18.3亿立方米沼气热值约合554万吨标煤当量,相当减排98万吨纯碳或361万吨二氧化碳。唯有一点不好,水葫芦的巨大蒸腾作用将导致湖水减少,不过这在水量丰沛的江南湖区恐怕不是问题。
  有水葫芦介入的生态农业实践在中国民间已见发端。广西有蔗农在蔗田边建设猪圈和池塘,环蔗田开以集水沟,猪的排泄物、冲圈水进入沼气池,沼液及蔗田淋溶水引入池塘,塘内放养水葫芦,后者又作为猪饲料或沼气池的填料,形成猪—沼—水葫芦—甘蔗—猪的循环农业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水葫芦扮演了物能收集和转换器的角色—猪需要的营养和能量来自饲料(水葫芦及其他),蔗田需要的肥料来自沼液,农民生活用能(燃料及照明)来自沼气,水葫芦需要的营养和能量则来自猪圈、大气和阳光。在此,人、动物、植物、土地、雨水、大气、太阳共同组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农业生态系统,虽摒弃化肥不用或少用,生产效率却大幅度提高。在人类社会面临能源短缺、大气变暖、环境污染的今天,该模式昭示了后工业时代中国农业发展的可能前景,也为中国新农村建设及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提供了借鉴,值得学界诸君好好总结。
  水葫芦就是这么个东西:时世维艰食品匮乏时,它使人们免于饥馑;光景承平河湖尽污时,它还人们以一片碧水;能源短缺时,它取火自太阳,使人们的居所大放光明。因此,陈先祥称“水葫芦具有优良植物的全部特性”;《环境学词典》的审订者、复旦大学戴星翼先生认为用水葫芦治理水污染“是个好方法”;日本人写下《水葫芦拯救地球》一书,虽有过誉,却也由来有自。总之,“上天的恩赐”对它非为溢美之辞。
(六).抉择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世界各地之间的交往愈加频繁,肯定还会有越来越多的非本土物种进入中国,我们也注定将面临其更多的挑战。看好国门、杜绝外来生物入侵固然十分重要,但承认现实并与既来者和谐共处也同等重要,何况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有一利必有一弊,反之亦然。
  中国农业史本就是一部外来作物的引入史,国人与外来植物相处甚久且受益良多——举凡玉米、红薯、土豆、花生、辣椒、西红柿、西瓜、芝麻、桉树、核桃种种,哪个不是外来的?这些非本土物种的到来改善了中国人的生活,有谁会主张回到从前、饥肠辘辘地欣赏旧时风情?据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中国外来入侵种编目》一书公布,已有188种(陆生170种、水生18种)非本土植物在中国登陆,其中有的会与乡土物种相安无事甚或丰富中国的生物多样性(如多种观赏树木和花卉),有的泛滥成灾(如紫茎泽兰和薇甘菊)并造成生态破坏,有的可能自然消亡,更多的还需假以时日、静观其变化。
  近年来,随着国人环保意识的大大增强,环境保护运动风起云涌,这当然是好事—谁说环境不应该保护、家园不需要珍爱呢?但与之同时兴起并大行其道的,还有机械主义环保观。秉承这种观念的人用孤立、静止、片面的观点看待中国的水环境危机,希图以使历史倒退的方式重拾旧山河。其大纛高擎者,居然是“章文”作者这样的生态学者,这多少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然而,时间之矢不能回头,历史造成的问题只能在历史进步中加以解决。
  水葫芦的引进,曾为中国畜牧业的发展作出过贡献;如今泛滥成灾,皆因水污染之过。在后一点上,“章文”的作者看清了病情,却找错了病因;提出了问题,却没给出解决之道。所以如此,源于其混淆了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而自陷逻辑困境:水葫芦正借水污染而蔓延,这是事实判断;该不该为治理水污染花钱和花多少钱,这是价值判断。基于前一判断,人们认识到了水污染的严重性;基于后一判断,人们必须在金钱与水污染之间作出选择。吊诡的是,被“章文”大肆渲染的由水葫芦引发的所谓“生态危机”,却还得拜托水葫芦出手化解。你想治理水污染吗?就去放养水葫芦。你想清除污染物吗?就去打捞水葫芦。如果有人反对这么做,那他是成心不愿使水变清。打捞水葫芦固然有花费,但其中蕴含了用其他手段治污的机会成本(肯定比捞水葫芦高得多)。如同人们花钱吃饭使生命得以延续一样,花钱打捞水葫芦换来的是水体洁净,只有舍命不舍财的守财奴看不出个中道理。至于能否将水葫芦的生长控制在适宜的范围内,则根本不是问题,人类掌握的技术对付它们绰绰有余。如果一种寻常水草令人类无法应付,借用电影《南征北战》中张军长的话:那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水葫芦太强悍—这难道不是太滑稽了吗?
        关于水葫芦这个东西,我们应该作出抉择。既然赶尽杀绝、驱逐出境没有可能,就只能探求相处之道—让它去它该去的地方,扬其所长为水污染治理服务,为节能减排效力。生态学者们有责任把真相告诉公众,以促使社会用科学的态度将反水污染的实践推向前进。食洋不化、罔顾国情,视环保部门的努力与民众的实践为无物,在媒体上动辄作惊人之语,虽能吸引眼球,却于国家的环保事业无补。须知,我们要与之作斗争的不是水葫芦,而是水污染;在我们与水污染的斗争中,水葫芦是同盟军而非敌人。用除草剂的办法绝不可取,因为对环境的损害更大而费用未必更低;引入天敌之议更应缓行,因为后果难以逆料—螳螂捕蝉,安知黄雀在后?( 2008年6月16日于北京和平里胡井村)
 
附:章冬琴《水葫芦VS水污染:以毒攻毒还是以毒易毒?》
 
 
    水葫芦,有着文雅清新的浅紫色花冠和憨态可掬的葫芦状叶片,然而在国家环保总局2003年公布的第一批16种外来有害入侵物种中,它却榜上有名。章冬琴/供图
水葫芦VS水污染:以毒攻毒还是以毒易毒?
作者:章冬琴
水葫芦的入侵会给水生生态系统造成全方位的、立体式的破坏,然而就在水葫芦肆虐中国南方,造成严重生态破坏与经济损失的同时,人工引进水葫芦用于治理水质污染的消息依然不绝于耳
曝光率最高的植物
目前水葫芦正在中国南方进行着一场不折不扣的生态入侵战。
今年4月,福建媒体报道了2007年中国的第一次水葫芦暴发,自闽江上游来袭的水葫芦覆盖水口大坝整个库区,面积近2400亩。随后,水葫芦这个名字不断出现在各地报纸上,成为今年上半年以来曝光率最高的植物:
4月中旬,水葫芦现身三峡库区周围,其中宜昌黄柏河的水葫芦已经封锁河道;5月中旬,四川南充市滑滩河水葫芦堵塞河道3公里;6月初,重庆花溪河水葫芦封锁4公里;同期,位于嘉陵江上的华能四川青居水电站遭到大量水葫芦入侵;7月初,浙江省钱塘江上游暴发水葫芦,富春江水库亦未能幸免;同期,上海金山、松江两地水葫芦大规模暴发,仅金山区每天打捞至少550吨;8月中旬,安徽省安庆市莲湖水葫芦侵占近千亩水面;9月初,湖南捞刀河水葫芦暴发,厚达3米,打捞者可在其上行走,而之前浏阳河水葫芦已经封锁河面绵延数公里……
最新的一个受害者是著名的风景胜地广西桂林漓江。据广西媒体报道,漓江虞山桥至象鼻山一带水域遍布水葫芦绿毯。
战争仍在继续。往年资料显示,水葫芦的疯狂入侵经常要持续到气温下降的秋冬季节才会有所收敛。而在去年,由于暖冬影响,上海黄浦江最为严重的一次水葫芦暴发竟然是在12月。
然而,就在水葫芦肆虐中国南方、造成严重生态破坏及经济损失的同时,人工引入水葫芦用于治理水质污染的消息依然不绝于耳。
今年7月及8月,北京后海两次引入数千平方米水葫芦用以防治水华;而南方的杭州也在城区内河大量种植水葫芦用以治理河水有机污染。
使用恶性入侵植物来治理水质污染,究竟是会带来以毒攻毒的奇迹,还是会收获以毒易毒的苦果?备受赞誉的毒草水葫芦,多年生水草,原产于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1884年,它作为观赏植物被带到美国的一个园艺博览会上,当时被预言为“美化世界的淡紫色花冠”,并从此迅速开始了它的走向世界之旅
1901年,它被首次引入中国,同时也拥有了一个优美的中文名字“凤眼莲”。它美丽但却绝不娇贵,不但在盆栽的花钵里,在遗弃或扩散到野外时也同样长势旺盛。粮食缺乏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水葫芦的茁壮生长是引人注目的,这种南美植物的强壮生命力促成了它的再一次被推广,这一次是作为猪禽饲料。与此同时,它拥有了通俗易记并流传更广的名字——水葫芦。
在水污染变得越来越严重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污水中依然长势良好的水葫芦引发的是人们的惊喜,而不是恐慌。水葫芦与时代发展竟顺应得如此协调,人们在赞叹之余,给出了它的最后一个被推广的理由:净化水质。
此时,水葫芦在我们的邻国日本也正受好评。1992年,冈山大学的研究者专门出版了《水葫芦拯救地球》一书,力赞其净化水质及空气、还可削减温室气体,并以水葫芦为原料开发出了面包、饼干、包子、面条等各种食品,甚至还有名为“紫美人”的畅销白酒。
放眼世界,水葫芦已经广泛分布于北美、非洲、亚洲、大洋洲和欧洲的至少62个国家。
事实上,水葫芦的扩张,是与水污染的扩张紧密相伴的。
研究水葫芦的文献显示,除了被垃圾渗滤污水毒害致死的个别报道外,水葫芦几乎在任何污水中都生长良好、繁殖旺盛。不仅如此,它还可以富集各种污染物质:从生活废水中的有机污染物,到工业废水中的重金属、稀土元素,到农田汇入的农药污染物,水葫芦几乎是来者不拒,一一吸纳。
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水质净化者,除了一个缺点:它只负责将污染物收集起来,但是并不负责将所有污染物降解掉。毒素依然存在,只不过转移了地点。
恐怖的克隆繁殖
植物的繁殖,并非如我们想象中一定需要种子,甚至不需要隔年。
作为已知的生长最为快速的植物之一,水葫芦选择了绝对高效的策略:克隆繁殖。污染严重的水域,对于水葫芦而言,正是营养丰盛的天堂。在这种情形之下,水面只有满目绿叶而不会有一支花序,因为此时它只选择无性繁殖。
研究者发现,水葫芦的每一个成熟叶片的叶腋处都拥有分生组织可以产生子株或者延长枝,前者可以水平扩展,而后者则可以令子株垂直向上生长。在这种机制之下,水葫芦只需要五天时间就可以通过匍匐茎产生新一代植株。非洲学者OgutuOhwayo等人的一项被多次引用的计算显示,只要条件允许,1棵水葫芦一年之内可以产生14亿棵分株,可以铺满140公顷的水面,鲜重可达28000吨。
当然,水葫芦还有另一种繁殖的选择:种子。它的每一株花序可以产生大约300粒种子,这些种子借水传播,条件适宜时可以在几天之内发芽,条件不适时则休眠1520年之后仍可保持生命活力。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研究所的张大勇所长所领导的团队曾经从事水葫芦入侵机制研究,他告诉南方周末,水葫芦一旦暴发,会形成单一物种的植物群落;甚至在一些情况下由于克隆繁殖,很多植株的DNA都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说,体积相当巨大的一大片植株在生物学上只属于同一个体。
在这种情况之下,本地乡土水生植物尽遭排挤。媒体报道中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著名案例是滇池,这个面积约300平方公里的高山湖泊在引入水葫芦治污之后,本地的水生高等植物仅余3种。
生态灾难变经济灾难
生态学研究者已经证明,水葫芦的入侵将会给水生生态系统造成全方位的、立体式的破坏:在水面之上,水葫芦层层叠叠的植株可高出水面15米以上,它们阻挡阳光进入水体,大量消耗水中氧气,致使水下光照和氧气缺乏;而在水面之下,死亡后富集污染物的腐烂植株沉入水底时,同时将大量污染物带入水底,使得底生生态系统遭受灭顶之灾。
然而,水葫芦的力量还不仅限于生态入侵。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水葫芦之灾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生态问题,且成为严重的经济问题。在非洲和南亚的一些国家,水葫芦暴发之后拥堵航线、阻塞水道、威胁渔业甚至侵扰电站等等,直接导致严重经济损失。
在我国,每年仅打捞一项便花费上亿元之巨。然而这尚不能阻止水葫芦的蔓延以及它所造成的损失。
各地的实践已经证明,在一个水葫芦疯长的开放水面,将所有的植物体清除并作无害处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备受水葫芦侵扰之苦的上海,市容环卫管理部门的数字显示,2006年上海市一共打捞了26万余吨水葫芦,代价是出动了3889人次及1092艘次船只。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能够阻止20077月水葫芦提前于往年卷土重来。
机械打捞看似简单快捷,却被公认是最为昂贵的治理方法。在上海,每打捞一吨水葫芦的成本约100元人民币,这里还没有计入装运费和填埋费。而最为重要的是,机械打捞的速度根本赶不上水葫芦生长的速度。
事实上早在1977年,植物学家LeRoy GHolm在其著作《世界最恶杂草:分布与生物学》之中,就已经将水葫芦列入世界十大恶性杂草。即使在曾经对它宠爱有加的日本,现在也给水葫芦贴上了“要注意的外来生物”的标签;政府还呼吁民众,只能在自己管理范围之内进行栽培,不可弃于野外。而在美国的一些地区,例如得克萨斯州,地方政府甚至有法律明文禁止居民种植或传播水葫芦,如果在野外发现水葫芦则需要向有关机构进行报告。
水葫芦对于水生生态系统的破坏可能是毁灭性的。在它的家乡南美洲没有严重富营养化的水域,但是却有至少200种以之为食的天敌昆虫。然而在遥远的中国,这两者恰恰相反。
于是水葫芦的绿垫席卷中国南方水系,并且自长江中下游地区迅速北上西进。水葫芦的案例让人惊讶地看到,在特定条件之下,植物的力量也可以这样强悍。仍在被人为推广
然而在“以毒攻毒”的名义之下,水葫芦仍然作为可供净化水质的植物,仍在被有意无意地推广着。
在今年8月出台的广州市绿化规范中,水葫芦被不加限制地列入河涌绿化植物;在无锡近日公布的太湖湿地规划里,2010年之前“有计划地”种植的水生植物中,水葫芦又一次赫然在列;而此时此刻正在杭州内河中蓬勃生长的水葫芦,则是杭州河道管理处与浙江大学合作的一个研究项目……
在北京,水务部门为治理水华,于7月底在城区的重要天然湖泊后海人工种植了数百平方米的水葫芦。一个月之后,该部门声称水葫芦“在改善后海水质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并在8月底再次扩种了1000平方米。
对于是否可以在开放水域种植外来入侵植物以净化水质的疑惑,北京师范大学生态研究所的张大勇所长告诉南方周末,这个问题需要因地制宜地看待。水葫芦原产南美热带地区,适应于热带及亚热带气候,无法在属于温带气候的北京地区越冬,因此不会暴发成灾。而在杭州,由于周围流域例如钱塘江等已经遭到水葫芦入侵,因此在这里刻意要求人们不引入水葫芦已经意义不大。
张大勇教授强调,水葫芦入侵问题的根源是水污染问题。在水质清澈、原生生态保持完整的环境之中,水葫芦很难成功入侵。如果想要彻底解决水葫芦入侵问题,即便是物理化学方法再结合以生物天敌控制,也很难做到根除水葫芦。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是否能够控制住严峻的水污染现状。
治理水葫芦入侵,并不意味着仅仅只是以各种方式清除它,更需要切断它的旺盛生命力的供给者——流域污染源。用水葫芦治理水污染,是以毒易毒,结果是二毒相倚。水污染是助长水葫芦的基础,而水葫芦一旦失控又加重了水污染。
对这一问题,最早研究中国入侵生物的中科院动物研究所谢焱博士认为,即使水葫芦是一个优秀的水质净化者,也非惟一选择。北京本地拥有芦苇、菖蒲等大量可以净化水质的本地乡土植物,而这些本地物种在恢复本地生态系统的生态功能及日常管理上也更为可行。
 
 

湿地志愿者
E-file:萧宁


萧宁的最新文章:
    微信关注
    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微信?
    推荐专辑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游客于2013/5/6 0:51:01写道:
    我国的水体污染严重是事实,两位专家都已确认。但这个污染也确实需要治理,而水葫芦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其功效很好。但因为水葫芦而造成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以我的专业只是来分析:厌氧发酵是一个处理水葫芦的不错选择,可以说是一个小的生态循环。产生的沼气还是清洁能源呢!
    一举三得:治理水体污染,绿化环境,生产清洁能源。
    游客于2012/6/8 12:06:34写道:
    不管这么说 这个事情还是要慎重 就像双刃剑 没有完全的好坏之分 题目说“是个好东西” 我觉得不能这么说 不过水质的恶化与水葫芦的关系这个观点我同意
    柯英于2009/8/19 8:46:06写道:
    厚重而扎实,的确是好文!
    水葫芦的扩张,是水体污染,营养过剩的结果.作者的考证很有见地.
    游客于2009/7/27 23:34:38写道:
    现在水葫芦已经被作为生物净化水质的一个重要物种。小时候我在自己家河里养一些水葫芦,下面的水那个清澈呀。严重同意本文作者的论点。
    游客于2009/6/25 8:38:58写道:
    相关文章http://www.shidi.org/sf_48A0477CF6F0400EB47FE9F01877EB8A_151_liu5529691.html
    游客于2009/6/24 20:23:40写道:
    [原文]有,仍有人用它作猪鸭、鱼的饲料。因含水率高,应适当干制并切碎。如喂猪等大动物,为防寄生虫感染,最好煮熟。
    应该说已经很少有用的了,尤其是对现在的规模化\标准化\无害化养殖来说, 用水葫芦做鲜食饲料的很少了.可能一些农村地区一家一户养殖的还有用的. 但是这样很难大量消耗快速生长的水葫芦, 况且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农村卫生环境质量的要求, 对家畜散养也在逐步限制, 农民从卫生角度考虑, 也在主动放弃以前的散养习惯. 用水葫芦进行饲料加工, 由于水葫芦以水分为主, 加工产品率很低, 可能存在一定的经济效益核算问题. 
    游客于2009/6/22 10:50:16写道:
    [原文]现在有用水葫芦作饲料的吗
    有,仍有人用它作猪鸭、鱼的饲料。因含水率高,应适当干制并切碎。如喂猪等大动物,为防寄生虫感染,最好煮熟。
    游客于2009/6/19 17:58:32写道:
    现在有用水葫芦作饲料的吗
    游客于2009/6/19 13:33:27写道:
    这个文章改变了我过去的因为水葫芦才造成水污染的认识
    生态学于2009/6/19 13:07:08写道:
    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好文章了。文章通过翔实的数据,逻辑地提出了鲜明的观点和结论,从生物学和生态学的角度客观地还水葫芦以本来面貌。文笔犀利,不盲从“主流”、“权威”,是学术浮躁浓霾中吹过的一缕清风。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发表须知:
    一、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规定,审慎、合法地利用伊妃(E-file)平台发表言论、作品。
    二、用户的言论、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伊妃(E-file)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
    三、伊妃(E-file)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网络法苑”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