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中国 > 湿地评论 > 综合评论 > 正文

桂竹

媒体:原创  作者:东洞庭湖保护区
发布:东洞庭湖保护区 2017/3/7 11:18:06

桂竹

文/ 赵启鸿

 

我的故乡是长江边上一个叫桂竹村的地方,离开那个村庄已快三十年光景,但总好像有一根线常把我的思绪拉回故乡。

 

儿时的桂竹村是我童年的整个世界,我人生的很多梦想就是在那里形成的。上中学我才第一次来到岳阳城,第一次坐客车晕得要命,当时我决定一辈子不离开桂竹村。桂竹村高山流水,生机勃勃。我家老屋的右前方是一片竹林,春风吹过,沙沙作响。竹笋是春天最好的美食,是记忆中最鲜活的乡愁。村子的北面有一座山叫小墨山,村里的大人们经常讲小墨山的传奇故事。依稀记得他们讲山上曾住着一位得道高僧,能把一根头发从石头的这边穿到那边。那时候我经常一个人站在屋旁遥望山顶,心中想着那位神秘的仙人。如今回想起来不免觉得好笑,但大人们的这个故事丰富了我童年的想象。

 

桂竹村的南面有一个湖叫沉塌湖。我忘记了湖名的来历,只记得小时候经常和邻居家的孩子们到湖里去捕鱼。捕鱼的工具很简单,砍一根长长的竹子,竹尖上系一张小网,运气好的可以捕到一小桶鱼。我总是运气不好,记得有一次捕了一条小鱼硬要母亲做给我吃,弄得母亲苦笑不得。

 

小墨山与沉塌湖之间有一条小溪连着,弯弯曲曲的小溪,滋养着整个村子。夏天左邻右舍的小伙伴都会汇集在小溪边戏闹,胆大的孩子从木桥上纵入水中,越胆大的越是我们心中的英雄。夏天的傍晚是村里最美的时候,炊烟袅袅升起,牛儿嚒嚒叫着,男人们从四面八方收工回来。整个村庄一派生机盎然。母亲说虽然那时日子很穷,但都干劲十足。秋收之后,各家各户会码起高高的草堆,那是孩子们娱乐的好地方。月亮皎洁的夜晚,我们会不约而同来到草堆旁,从这家草堆追到那家草堆,或爬上草堆顶再一滑而下。小伙伴的嘻戏声和大人们的责骂声不绝于耳。

 

父亲在村里小学当校长,把学校管理得井然有序。学校不大,但树木葱茏,还有两个小花坛。种了很多花草,每到春天,格外芬芳。如果不走出桂竹村,那就是我心中最好的学校。从桂竹小学走出去的有博士、硕士、政府官员、企业老板、飞行员、南极科考队员,父亲后来调到镇中心小学当校长。

 

八十年代村里率先买了一台电视机,两台电风扇,当时都是最高档的电器,隔壁村的人都跑来看新鲜,那个时候正播放《霍元甲》,村里的小伙子一个个想出门当英雄。那之前,对故乡的回忆都是美的,直到一九八八年。那一年,大姐因婚姻的不幸而自杀,从此故乡留给我的回忆中总有一种残缺的痛。

 

如今我的亲人们大都随我搬到了岳阳,哥哥在长沙工作,最亲的叔父也在广州办起了医院,只是清明时回乡祭祖。再回桂竹,那条小溪早已干涸,木桥已毁灭多年。再望小墨山,感觉也不再有小时候的那种伟岸,儿时故乡的画面一天天在撕碎。每次回老家,左邻右舍都会在一起坐坐,叔父会给每家发几百元钱。陌生的孩子也会远远的望着我们,一如我的童年。前几天母亲告诉我,春桂大姐已老得神志不清了,春桂大姐住在我们的隔壁,二十几岁时她丈夫为村里捞猪菜掉进了沉塌湖,她一个人带着五个孩子坚强地生活着。她七十岁时我出面给她办了个农村低保,每次回家她总是拉着我的手模仿我童年说的话。我跟哥哥说春桂姐是我们村很有代表性的人物,是一个符号。她老了,代表桂竹村的一个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湿地志愿者


东洞庭湖保护区的最新文章:
    微信关注
    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微信?
    推荐专辑
    网友评论

    发表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