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中国 > 湿地评论 > 综合评论 > 正文

老林聊斋(130)

媒体:原创  作者:老黑
发布:老黑 2016/6/12 15:52:22

老林聊斋(130

——眼遇·耳闻·认识

丛林隙地上,阳光点点微风习习,一群中老年人正随着悠闲的舞曲,把灵活的肢体艺术奉献给自己。乐声震动气流在枝叶间跳跃。枝叶享受音律韵味儿却不占有,而是把心动和情感的交织送到了更远的地方。我随然五音不全,却很是享受那异常委宛的音律,于是便循着美妙而止。这里没有观众,完全都是自我陶醉。他们对每一个动作,即便是熟练的得心应手,看上去还是那么一丝不苟。我很敬佩这样的精神,不管别人如何生活,我只管做我自己喜欢做的。

因为城市太小,进入一个群体生活,要不了几个月,就都成了不知名不知姓的熟人,见面如果方便就会点头示意或相互示好。特别是不用为五斗米折腰的一群人,低调点儿的说是等死,高调一点儿的名曰养老,都在用一种无所谓的心情看日落月升。不能说他们每一个人都在阅历无数后,悟透了经历的人生,也不能说他们在读懂了满腹经纶之后,看破了周围的红尘,但从遇事漫不经心和戏说打逛的态度上推测,世事与他们不过如此。

对于这群人来说,能经住自然和人生的坎坷风雨,走到今天的七老八十,虽然看不出是否已遍体鳞伤,至少五脏六腑以及支撑生命载体运转的所有生理器官,都已在挑战极限。所以身体所有部位的疼痒和不适就成了生活的关鍵。走路,打拳,跳舞,唱歌,唱戏,做健身操等等适量的运动,都是让血液流动起来,让有碍器官运行的垃圾排出去,实现无故障无疼痒生理活动。

谁也不可能准确知道,那种活动方法或着说那一种或几种药物的混合疗效,有利于修补以往激情往事对生理器官的过度磨损。中医药学几千年的精髓结晶,只是停留在草木及草木养育出来的各种动物组织器官的内含成分,对支撑人生命运行中看不见摸不着的能量调节的探索中。有点儿医学道理的合理解释是,所有的病无所从来也无所去,一切都在所承载生命的心性与生活习惯中,如果你有病了,在还有逆转可能时,改变你的心性和生活习惯,也许寿终前你就不会那么痛苦。

我在走路时,有人好心的给我建议,走路必须得快,说快可以督促血液流动加快,有利热量消耗,有利于排泄身体内的无用物。我以为这都没错,但必须是我感觉努力后身心愉快的,否则我宁可量力而行。“万年龟”是人们对生命存在的一种形容,它的所做所为就讲究一个慢,也许它本性就不会快,可一个慢字却让生命战胜了时间。中医讲病从口入,不单是讲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而是该吃的东西也不应多吃,说是饿治百病。对现在人来讲,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居民,节食都对身体有好处,因为长期的富养化饮食,我们的身体和所居的环境都处在一个富养化的污染中,所以少吃可以降低生理器官的压力,减少体内不该有的毒素。有一点我认为是必须要做的,那就是所有的老年人都应该在绿色光合作用强的周围活动,绿色的种类越多越好。光合作用不仅可以降低太阳光中对身体有害成分的危害程度;有相对适宜的水及水分浓度供生理需求;有舜间让生理和心理不适消失的负氧离子供应,可使人心旷神怡;有中医大剂方调理身心的作用,草药浸泡煎熬可以调节生理,其光合作用中的排泄挥发生成的多种物质混合,勿庸置疑也会有出神入化的理疗效果,只是这些生态效果没有理论化而已,疗养院多建在草木品种多而茂盛的地方,绝不是为了享受草木的隔音效果,或躲闹市取清静,而是据一定的心理认识做参考的结果。

人总是要死的,地球上的任何一种生物都不可能长生不老,“千年王八万年龟”也不过是千年万年,终归都要化为粪土,至于死后的处理方式,不管是火葬、天葬、水葬、土葬,只不过是一种意识造就的自然形态,只有成为粪土才会成为下一轮循环的起点。所以,不管是秦始皇还是康熙,还是如蚂蚁般来了去了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生态循环洪流中的一粟,不要太在意我怎么怎么着,只要当下舒服愉悦就行。

所以,人生走到这一步,只要快乐就行,想做啥就做啥吧。


湿地志愿者
E-file:老黑


老黑的最新文章:
    微信关注
    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微信?
    推荐专辑
    网友评论

    发表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