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中国 > 湿地新闻 > 湿地保护 > 正文

溱湖风云

媒体:原创  作者:溱湖国家湿地公园
专业号:溱湖国家湿地公园
2019/11/30 9:43:41
溱湖飞艇与巨佛

溱潼,听到这个名字,就想到秦国的潼关之类的地方。实际上,它和秦国无关,它和陕西无关,它在江苏南通、盐城、泰州的三市交界之处,其本名,原是叫做秦潼的,古时称为秦泓,大概是那边的水太多,太美,就改成了这个美丽的名字——溱潼。

此时,我们要去的,是它的湖泊——溱湖。

溱湖国家湿地公园总面积26平方公里,那里湖泊河网交织纵横,洲滩岛屿星罗棋布,湿地生态系统所孕育出来的动物和景物,水乡民俗文化,便像一颗美丽的珍珠,镶嵌在泰州市姜堰区和东台市交汇处的,被誉为“水乡明珠”。

据说,唐朝之时,唐明皇李隆基得了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国富明强。那时候,他还没有杨贵妃,生命没什么目标了,就有点想入非非,总想着得道成仙,为人生最大之乐趣。这一年中秋之夜,他遇到了张果老,对,就是“八仙过海”中的那个张果老。两人喝了几壶酒,唐明皇提出了自己新的人生追求,喝醉酒的张果老便施展法术,将他送到了月宫上去。唐明皇似梦非梦,似醒非醒,游历了一番广寒宫,突然有点内急,想要起驾回宫。便催促护驾神龙带自己回到人间,可是,那神龙也突生疾病,奄奄一息。这可如何是好?唐明皇大怒之下,要斩杀神龙。幸好喜鹊仙子衔来仙草,为神龙疗伤,神龙登时生龙活虎,带着唐明皇安全着陆回宫。于是,为了报答喜鹊仙子的救命之恩,神龙龙啸一声,直冲天际,来了一招“神龙摆尾”,用巨大的尾巴搅动地面,硬造出一个的景色优美、碧波万倾的偌大湖泊,给恩人喜鹊仙子居住。

这就是溱湖的来历。

当然,这是一个神话传说。

用科学的话翻译过来就是,地质运动造成的生态系统,适宜于喜鹊居住。

我举目眺望那湖泊旁的丛林,果然好似看到了好几只喜鹊,听到了它们欢快的叫声。

除此之外,这里有山石,有林子,湖水环绕,湿润温暖,是许多鸟类的家园,丹顶鹤、白鹭、野鸭、水凫、鸬鹚……等等,共有97种之多。

它们,就在前面的湿地之中。

穿过这波平如镜的湖面,到达对岸,就能看到它们了。

虽然还没听到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叫,却能听到了一群群中学生嘻嘻哈哈的笑。正值秋天的旅行,刚考完期中考了吧,一队队稚气未脱,身体正在迅速发育拉长膨胀,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学生们,终于能走出学校和考试的桎梏,来到这里,放松心情,看起来,也像是一群刚刚出窝、学会飞翔的小鸟。

我们坐到了快艇上,波浪在我们后面翻腾,化作流星的尾翼。翠绿的湖面上,飚射出两道狂烈的白流。我们的歌声,也随着呜呜的风,飘洒向整片水域,多么通俗可爱的歌曲,“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我们两个男人在快艇飞翔,狂风劲吹之时,情不自禁的欢唱,引得船上众人一阵哄笑。其实,这是我们发自内心的歌声,也是发自内心的欢乐。

然而,当我的目光扫向湖的另一端时,我的歌声登时戛然而止,心中充满的虔诚与尊敬,一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还有那复杂而冷静的感情,像烟火般从脚底升起,双膝微微发软,差点顶礼膜拜。

因为,我看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哦,不,快艇飞驰,角度变换,我看清楚了,那是三面体的巨佛,就从水面上突兀的冒起……哦,也不对,应该是它一直就存在于那里,亘古不变。

远方的亭子内,三面的巨型佛像,犹如凌波微步,浮行水面,即便是我们相遥远,它们的光辉也如此耀眼。如果走到它们跟前,只怕是要有几十丈高吧,我真想走近了瞧一瞧,又只怕我们永远都无法向它靠拢。这样相隔万重般的看着,似乎它们真的是活的,亦真亦幻,自仙境降临人间,正向我们慈祥微笑,保福保佑,予人平安。

我双手合十,向它们告别,一眨眼,它们忽然间消失了,是飞上了天空,还是沉入了水面?

谁又知道?

溱湖,顿时让我感到,自己已登西方极了,飘驰于天际之间,西方佛祖,便在眼前。

而我们即将踏上的这片岛屿和土地,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与震撼呢?

真假麋鹿·胜者为王

岛屿之内,就是湿地公园。

湿地公园有没有那种会漂浮的草坪,可以站在上面划船那种?

没有。

怎么会没有?

在我的印象中,只要是湿地,就有那种漂浮的草坪和沼泽地,能跳上去玩耍。就像我的老家腾冲的北海湿地那样。不过其实那片湿地,现在也不能再让人进去玩耍踩踏了,否则,正片湿地就将沉没,不复存在。

保护生态,从不踩踏开始。

但听说——溱湖湿地公园里有麋鹿?

麋鹿是什么?

是一种头脸像马,头长鹿角,脖颈如骆驼,尾巴像驴的生命体,因而,又叫做“四不像”,乃是世界珍稀之动物。

在我没有亲眼见到这种生物之前,我忽然说,我吃过。

我家乡云南德宏边缘的高山上,就有一种叫做麂子的动物,也是这样,有点像狗,有点像羊,有点像鹿,又有点像驴,也是被人们称之为“四不像”。有些山民打了之后,拿肉来卖,其味道之鲜美娇嫩,可口滋润,乃平生所食之第一。但是,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这也是世界的珍稀动物,国家的保护动物,已经濒临灭绝了。

这两种动物,是否就是同一类呢?

我不知道。

我们在桥面上走了很久,穿过了科普馆,进入了清澈的湖水区域。下面有密密麻麻,如水底丛林般的水草。看不见一条鱼,但若将煮好的菱角咬开,撒几颗下去,忽然之间,四面八方就会蹿出一群银色小鱼儿,就像是躲避在灌木丛中的狼群般蜂拥出动,将菱角肉给吃得个干干净净,瞬间又潜藏于水草之间,再也难见其踪。

几个坐船的渔民们,不断从水中捞出水藻和水草,还顺便打出不少小鱼儿。

我问他们打水草干什么?他们说是给麋鹿吃的。

这么说,麋鹿就在这附近?我下意识的舔了舔嘴皮。

他们说,你往后看!

啊!

我吓了一跳。

是的,就在我身后!

隔着水面,不到两米的地方,那遮遮掩掩的丛丛草叶之间,一头肥壮硕大、毛光水亮的动物就在跟前,头上长着长长的、分叉如枝桠的角。

这不就是麋鹿吗?

它冷冷的看着我,一动不动。

我赶快对着它拍了一张照片。

它还是不动。

我忙拿出自拍杆,以它为背景,又自拍一张。

它连表情没改变一下。

我觉得不对了。

这东西见人见惯了还是怎么着地,怎么连动都不动一下。

至少给我点动态效果嘛!

等我看到旁边的照相牌子,顿时明白过来。

那只是麋鹿的标本,假的麋鹿。

可是看着它在草丛之中,若隐若现,栩栩如生之态,就像真麋鹿在嚼食草叶一样。

难道这里没有活的麋鹿,只有标本吗?

难道那些溱潼的麋鹿们,早被人类给捉的捉,吃的吃,这里的环境,也不适宜他们生存了么?

不!不应该是这样。

那两个渔民又为什么要打水草,还说给麋鹿吃?难道是给这头标本吃?还是说这头标本到了夜里就会复活?成为活的麋鹿?

我吓了自己一跳。

一路上,我总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我只是可惜了这片大好的地方,怎么会连一头真的麋鹿都没有,也许是躲在了那些湿润的沼泽和丛林深处,也许是它们害怕人类。也许,这里根本就没有活的。

那为什么不圈养一些,来这适合它们生存的地方,既能吸引游客,又能供养它们一生?

搞一只假的来算什么?只是为了吸引大伙儿来照张相吗?

这些问题,想来想去,叫我烦躁不安。

当我们快到道路尽头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群在泥潭与水草中的麋鹿。

我想着,那一定又是标本,就随随便便的拍摄了一张照片。

想不到的是,镜头中,一只麋鹿竟然抬起头来。

我大吃一惊。

再看!

啊!另外一只正大步流星的走到水塘梗上,低头吃那些渔民打来的水草。

还有一只,已经走上岸来,用它那枝桠交叉的鹿角,对着一棵大树不断的攻击,磨蹭。

这是真的吗?

还是我的幻觉?

刚想着没有真的,真的就出现。就像刚才那样,还以为是真的,居然却是假的。

老天,神佛,难道因为我对你们不敬了,你们给我开这玩笑。

我开心极了,跳过去,对着它们频频拍照,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

它们被圈养在一个沼泽泥潭之中,周围有树和围栏,堆满了厚厚的水草。它们意态闲适的吃着,喝着,泡澡,蹭角。一个个都肥嘟嘟,壮囊囊的。没有危险,没有饥饿,没有天敌,就像神佛般的被人供养。

唯一失去的,只是自由而已。

其中一只公鹿,似已老态龙钟,脚步踉跄,瑟瑟打抖,走到树皮前,用鹿角剐蹭摩擦,不知它要干什么,是产生了幻觉,还是想自杀。

我不禁想起了那些家乡的高山上,奔腾跳跃,却不断遭人捕杀的麂子们,它们生的瘦小精干,却顽强溜蹿,在山间跳跃奔哒,跑得比博尔特还快。它们要面临饥饿,面临天灾,面临人祸,但它们依旧有满山奔跑的自由,有亲密接触自然与危险的自由。

如今,我们将麋鹿保护起来,防止它们濒临灭绝,自然是好心,但也许正是如此,它们的免疫力才不断的下降,慢慢的衰弱死亡。物种的灭绝,自有其规律。过度的保护,与过度的捕杀,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毕竟环境变了,物种也变了。我想恐龙如果还能活到现在,大概也会像麋鹿那样,被圈养在公园里,而渐渐衰弱,变异,死亡,灭绝吧。养一头麋鹿,需要40亩草地,如今哪有这么多的草地来让它们自由发展,能够养几只,放在湿地,给我们这些另一物种看看,想想,思考思考,也是好的。

据说麋鹿们每年春季,都会来一场鹿王争霸赛,为了争夺与母鹿的交配权,雄鹿们便会开始一场淘汰和决战,两两相斗,胜者再战,直至决出第一名,胜者为王,是为鹿王。为了让其他雄鹿心服口服,鹿王还要一一单挑其他雄鹿,将它们打得无法还手,用它的鹿角如刀枪般刺插,用它的鹿蹄如锤子般砸踏。直至其它雄鹿认输告饶,它便昂首阔步,享受胜利的果实——那群鲜美可口的母鹿。

母鹿们展开了“女追男”的恋爱方式,尾随着鹿王,一一献身。鹿王像皇帝般,今天点这个,明天睡那个。所有的母鹿,都只会和鹿王交配,其他的雄鹿们,再怎么心急火燎,浑身燥热,也没资格恋爱,只有暗自苦练功夫,待明年再战,或许能够当上一回鹿王。当上鹿王的,也不可懈怠,要保持着体力与战斗力的优势,争取明年继续当王。

由此可见,麋鹿的世界里,竞争甚至比人类更激烈,更残酷。

试想一想,如果当今的人类世界,谁的武功最高,所有的女人都属于他,那整个世界岂不是胡乱一团了。

当然,拥有权力的人,手中掌握的资源,包括交配权,自然比那些无能的男人更多一些。

这是不争的事实。

也是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哪怕我们已经文明到拥有了法律与道德的地步,但动物性的本能存在,是无法改变的。我们还不能做到像机器人一样那么机械和逻辑。

那些曾经当过鹿王的年老麋鹿,身体早已度过了生命的巅峰期,再也无法与年轻精壮的新一代鹿王们对抗,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王国离己远去,它颓然回首,眼中泪水,泫然欲滴,新一代的小鲜肉上位,它辉煌的过往早已烟消云散,它步履蹒跚,默默离去,远离那些与自己恩爱过的母鹿们,远离整个鹿群,消失在它们的视野里,消失在丛林的深处,消失在历史中,消失在生命的尽头……

它,始终是有尊严的离开的。

而我面前的这一头,它却无法走出这片圈养之地,它痛苦的从最高峰落到到了谷底,却要继续眼睁睁瞧着自己的一切被别的鹿夺走,它此时心里一定充满了痛苦与悲愤,却又毫无办法,它能做的,也许只是不吃不喝,以鹿角撞树,加速自己的死亡。

麋鹿头上顶着枝杈,可以看出它的年龄,每年战斗结束后,鹿角就会脱落,明年春天又重新再生,又快,又多。

借此,我能看出这头麋鹿年龄已经很大了。它的头杈更多,它的过去一定很辉煌。

也许,明年,它再也不会生出新的鹿角了,它再也无法进行战斗了。

它想远离鹿群死去。可惜,人类无法探知它的心思,它必须在这展现自己的外表,给游客们指点参观。这才是它得以活下来的使命。

那些同样为“四不像”的麂子们,就没有这么好的命运了。

若是也给它们一块乐土,让它们繁殖下去,那该多好啊!

这只是我们的想法。

它们,或许并不愿意像麋鹿们这样的活着。

路到尽头,我看到了扬子鳄养殖场,里面空空荡荡,没有见到一只鳄鱼,据说是在冬眠。

也许,是永远冬眠去了。

它们不愿意像麋鹿那样,在另外一种观察者的目光下生存。

生命有生命的骨气。

假的麋鹿,活得很真。

真的麋鹿,活得很假。

可是,无论如何,活着,就好!

八鲜过湖

我们坐着小船,滑过清澈无比湖面,进入了两边绿林密布的水道。

有趣的是,给我们摇撸的,是五六十岁的船阿姨们,她们不但穿的花枝招展,更自告奋勇,纷纷唱起了动听的船歌,声音高亢嘹亮,清越水润,饶是最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仍能坚持唱完,赢得一片喝彩连连,这令我们既惊讶又佩服,感到了这水乡那种纯粹鲜活的生命力。

一路漂荡,一路歌唱。

一路看到了许多可爱的生命之光。

一只能在水底捉鱼,跳到水面行走,蹿出水面飞翔的水凫,自我们旁边秒杀似的叼起一条银鱼,扑腾着飞到了林子里;一群在草丛中舒张羽毛,享受阳光沐浴的孔雀,任凭我们怎么跳叫吸引,就是不肯开屏,展现自己的美丽;一只只鸬鹚乖乖的坐在船头,等着主人的号令下水捉鱼,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着我们这些直立行走的大鱼;一只黑天鹅在水中徜徉,游弋,垂颈梳理羽毛,看都不看我我们一眼……

我们终于到达了一个小码头,上了岸,便有一座小桥。

桥的下面,是一条渔船,一阵阵诱人的香气,从船上四溢而起。

我们闻到了那鲜甜香美的味道。

一大锅煮的热气腾腾、鲜辣香汁翻滚的湖鲜就放在船中间。

有河蟹,有虾子,有银鱼,有青鱼,有螺蛳,有贝壳……真是一锅湖鲜的大杂烩。

看得我们口水直流。

三五个渔民们,倒上热辣辣的白酒,吃着湖鲜,有滋有味,畅快非凡。

我们吞咽着口水,情不自禁,像行尸走肉一般,慢慢的,呆呆的,不由自主地靠近他们。

他们笑呵呵的对着我们招招手,不但没有鄙夷讨厌之态,反而将我们引到跟前,端个小碗,将红亮亮的螃蟹,金赤赤的小虾,棕油油的湖鱼捞起来,热情的端给我们品尝,尝尝这湖鲜的美味。

这叫湖鲜一锅端。

将溱湖的湖鲜,放在一大锅里乱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鲜甜可口,美味悠长。

我们听了这名字,闻了这香气,哪能不垂涎三尺,甚至都没听明白,就将那螃蟹提过来,问都没问,便撕成两半,烫的龇牙咧嘴,吃得咂咂作响。那蟹虽小,里面蟹黄十足,味道鲜嫩,清幽。而青虾虽仅如小拇指大,红壳一去,却白嫩滑爽,入口即化……这蟹这虾,坚硬的外表,其貌不扬的大小,里面却如此爽口,真是平生所未有尝过。吃得是满嘴留香,砸舌不已。

这就是纯天然的美食,纯天然的环境,纯天然的善良。

便有人询问这湖鲜的价格。大概是十五块钱。

我问不会是十五块钱一只腿吧。

渔民们笑起来了,这里不是青岛,刚才是的都是免费的,还要不要的?

要的要的。

又来一只,大快朵颐。

多么不好意思,想买几只,又带不走,只能留下电话,以后快递了。

渔民们笑吟吟地将我们送走,对我们挥手,说,好吃吧,我们溱湖的“簖蟹”!

回味着方才的美味,一直在想,湖里的螃蟹就是螃蟹啊,大不了叫河蟹,怎么会是“断蟹”呢?哪里断了?为什么要叫“断”呢?

不,其实是叫做“簖”。

这是中国文字中,专门为溱湖而生的字。

“簖”,乃是一种竹枝或者芦苇杆编成的栅栏,直立入水,截断鱼虾蟹之去路,落入网罗,得以捕获。

与“簖”字唯一可以组成的词语,只有“簖蟹”,而唯一与之组成的词组,就是“溱湖簖蟹”。

是的,也就是在这里。

别的地方,可以叫螃蟹、大闸蟹,海蟹,湖蟹……只有这里,能够才能叫做“簖蟹。”

不得不佩服中华文字的博大精深以及字义深远,一个字,不但代表了地名,更是美食的标志。

每一只簖蟹,都是经过大自然的精挑细选后,才回到溱湖里去的。人们在簖蟹回游的路上,设置了一道道的“簖”,只有那些翻过“簖”的螃蟹,才可称之为簖蟹。这高高长长的簖,就如一道巨墙,那些斗士一般、充满勇气的螃蟹们,向着这阻挡它们前进的障碍发起了猛攻,像是人类攀向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峰。殊不知,这就是它们的绝命海拔!那些膘肥体壮,力大无穷的螃蟹都爬上去了,那些弱小衰老的,都跌回去了。爬上去的,等待它们的是篾篓子,是热乎乎的大锅,是人类的舌尖和胃肠。

这,是幸与不幸?

所以簖蟹的味道之美,之鲜,甚至比阳澄湖大闸蟹还要好吃几分,后者只是名气更劲,炒作更疯狂而已。实际上,许许多多阳澄湖大闸蟹,可能也只是普通的螃蟹,去阳澄湖过了一道湖水而已。

而我们品尝的,却是真真正正,从这里捞起来的簖蟹。

据说有“南闸北簖”的说法,南闸,就是阳澄湖大闸蟹,北簖,自然就是溱湖簖蟹。

我亲眼看到了那簖蟹的装置,很简单,却隔绝了生死。看着捞蟹的蟹网缓缓升起,想起了珠穆朗玛峰上的初生的阳光,那么美丽,那么耀眼,令人精神抖擞,勇于攀登,却是灼目的,杀人的。

除了吃到了簖蟹和湖虾外,我们还吃了采摘出来的菱角,还有水中蹿溜的小银鱼。菱角鲜软,银鱼干脆,炸得骨头都炸酥了,连我这个平时不爱吃鱼的,都连要了好几条,一口一个。

几只小花猫躺在阳光下的草丛中,懒洋洋的看着我们,我们便将小鱼送到它们的嘴边去。

它们并没有像我以为的那样,狼吞虎咽的抢了吃,而是漫不经心的精挑细,随口咬两下,又去晒太阳去了。看着它们肥嘟嘟的身体,养尊处优的神情,我明白了,这里每天不知有多少游客将湖鲜送到它们的嘴边,它们都不屑于我们的施舍。而我们,盼望着它们大嚼大咽的心情,却反而像是一种渴求它们的精神施舍了。

溱湖的美味还不止如此,我们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终于尝了个遍。

溱湖美味,号称八鲜——溱湖八鲜。

哪八鲜?

溱湖簖蟹、溱湖青虾、溱湖鱼饼、溱湖杂鱼、溱湖甲鱼、溱湖老鹅、溱湖螺贝、溱湖银鱼。

热气腾腾的大簖蟹,肥美多汁的大湖虾,细腻鲜软的鳝鱼,柔嫩火热的甲鱼,香脆酥爽的鱼饼,闷香入味的老鹅,嘬吸如吻的螺蛳,娇嫩滑腻的银鱼……

溱湖八鲜,入口如升仙。

我数了数,我们共有八人,那岂不是八仙了么?对了,忘记数我了,否则就是九仙,但是,恰恰在这忘我的品尝中,我,就不存在了。其他人数,不也一样?

八仙吃着八鲜。这丰盛可口的大餐,吃得我们飘飘欲仙。

但不知为何,我忽然怀念起那一条小小的、破旧的船,船上那几位朴素憨厚的渔民,他们随手打捞的一兜鱼虾蟹,他们随随便便煮出的一锅鲜,他们端着土杯子一饮而尽烈酒的豪情。

他们脸上那种充满善意,充满天真,充满质朴的微笑……

那样的美味,那样的情怀,那样的感觉。

那才是溱湖真正的鲜。

新鲜的人情,鲜活的人味,鲜美的人意。

溱湖,情湖,一个有情的湖。

阅读 4550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